瓷韵芳华

2018-02-03 21:24:00   来源:醴陵官润窑   评论:0 点击:


       在湖南中东部的一个县城,在一片红花绿叶凹凸不平的丘陵,诞生了一个水、火、泥相洽相融的传奇,它就是素称“瓷城”的醴陵。上世纪70年代,当时代的号角吹响,有人奔赴战场,保家卫国;有人投入毕生的事业,传承陶瓷文化。
 

 
 
       醴陵陶瓷带着泥土的芬芳,留存着几万瓷人的青春芳华,表现着民族的文化,叙述着一个个动听的故事,展现着广阔的生活画卷,伴随着民族的悲与喜前行。
 

 
 
       木心说:“保存葡萄最好的方式,是把葡萄酿成酒;保存岁月最好的方式,是把岁月变成诗篇与画卷。”
       醴陵瓷人把岁月篆刻在一件件日用品,一尊尊艺术品之上,与生活如影随形。
 

 
 
       醴陵陶瓷文化有着深远悠长的历史,19世纪初,著名人士熊希龄的青春投入了醴陵釉下五彩瓷的发展中,开启了醴陵由粗瓷生产到细瓷开发的新纪元。1911年,醴陵釉下五彩瓷代表作“扁豆双禽瓶”荣获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金牌奖,从此,醴陵釉下五彩瓷蜚声海内外。
 

 
 
       1918年,醴陵瓷业遭到北洋军阀以及日本侵略军的破坏,直至40年代迫已停产,经过解放后20多年的努力,醴陵陶瓷文化得以传承。
 

 
 
       从1956年开始,醴陵瓷业被逐渐整体合并渐进发展为新中国的御窑体系,其构成主要包括:陶瓷研究所、艺术瓷厂(群力)、一出口瓷厂(国光)、二出口瓷厂(星火)、一工业瓷厂(渌电)、二工业瓷厂(永胜)、力生瓷厂、新民瓷厂等。
 

 
 
       60\70年代,中国作为落后的农业大国,发展工业是富国强民的关键,醴陵陶瓷文化顺应这股浪潮悄然崛起,兴盛,伴随改革开放进入国际市场。成为醴陵的经济支柱,养育着一方醴陵人民。
 

 
 
       鸟鸣壶是上世纪70年代醴陵永胜瓷厂设计生产。壶嘴部有特殊工艺,胎泥是洪江大球泥,白、润、细腻、透光。往壶里注水、摇动、倒出都有鸟鸣声。
 

 
 
       毛主席的话语好像还在耳边回荡,他就是一座永恒的丰碑,在社会主义道路上激励着我们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拿什么抵挡时间的洪流,拿什么证明曾经来过这个世界,也许我们能抓住的是那些没有被时间之流带走的旧物。
 

 
 
       醴陵瓷器1964年被周恩来总理亲自选为人民大会堂用瓷,兰海棠酒具,70年代选为国家领导人专用瓷。
 

 
 
       傲雪临霜的梅,象征着我们革命战士顽强不屈,勇于拼搏的精神 。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纪念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革命取得的伟大胜利命名的“胜利杯”,伴随着几代人的青春。

 
       大音稀声,大象无形,那些老一辈的陶瓷艺人用最简单质朴的塑造手法,最贴近生活的艺术语言,为我们讲述着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将许许多多刹那的美好定格成永恒,那些倾注着老艺人们青春和情感的瓷器经过时间的洗礼也成了经典和传世的模样。

 
       当我们虔诚的向那个伟大的时代朝拜时,就象记忆中母亲的哺乳,影像是模糊的,感动却是永远的。

 
       新世纪的来临,随着科学的发展技术的更新,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物欲横流的社会正刷新着每个人的感官。许多的人,逐利而趋,讨好着市场,迎合着口味。然而,也有那么一部分人,坚持信念,传承着文化,树立着口碑。这两者,其实并没有对与错。

 
       只是,请记住: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都想将时间镌刻成永恒,而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涤荡的总是那些泡沫淤泥,留下的却是那些静静的躺在河底的石头,在流水不段的冲刷下,闪耀着不卑不亢,至高无上的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