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瓷爱上茶

2019-11-16 18:45:00   来源:醴陵官润窑   评论:0 点击:



 
 
       瓷,传雅韵,茶,聚知音,从瓷爱上茶,不是偶然的一见钟情,参透着禅、茶、瓷的一道。陶瓷器中的茶器,作为中华文明史中最重要的一环,在中国茶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茶器,表明爱茶人的志趣,彰显茶室的风格和茶桌的主题。釉下五彩茶器,器形优美,手绘图案,符合文人的审美雅趣,舒雅大气,在何处都是一道风景,喝茶赏器,在茶汤里回归自然,体会甘甜清透,在茶桌上享受茶器诠释的内涵,给予心灵宁静。
 
 

       民国周作人说:“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瓷和茶还原文人生活本来的精神与质感,与生活息息相关,不可或缺。
 
 

       曹雪芹非常谙于茶道,在他的《红楼梦》中,最为精彩的第41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妙玉招待贾母等人的茶是“老君眉”,水是“旧年益蜀的雨水”,茶具是“成窑五彩小盖钟”,“官窑脱胎甜白盖碗”,自是不凡,充分体现了中国贵族的气派,也是最高层次的瓷文化和茶文化的结合。
 
 
       
       从小在瓷都醴陵长大的我,对陶瓷是偏爱的,也因为这份偏爱更关注与热爱茶文化。我曾只是一个在瓷上默默作画的人,太多时候关注的只是画面色彩搭配所表现的美与不美,是否符合美学,谈到人体美学,多少有些空洞。
 
 
       后来,渐渐的我爱上了喝茶,在喝茶中,更明白了茶器赋予的意义与文化,茶器在茶桌上的重要性,更注重器形的实用性和整体摆设的美观性,再到怎样的器形、材质更适合泡什么类型的茶。从赏茶器到观茶汤、闻茶香、品茶味,再到识茶器,与其说从瓷爱上茶,何尝不是因茶更爱瓷。
 
 

 
       在茶桌上,从单纯的喝茶赏器到注重茶桌的风景,我爱上了花艺,也提高了自己的审美,在品茶的端起与放下之间,明白了人生的取舍,一盏茶,一本书,便成了连接器、物、空间与人的精神媒介,藉由茶烟,直抵心田。
 
 
 
       无论世界如何嘈杂,瓷人并不在意信息洪流中的面面俱到,只专注自己感兴趣的事——画瓷,这是一种难得的品质,茶人也一样,煮水时,专注水温的把控,冲泡时,专注茶水相融的时间,品饮时,专注每一丝的味道,端起杯的那一刻,闻着茶香,心跟着茶器读到了匠人绘制时倾注的情感,见字如人,见画如心,瓷器也因有了诗词与绘画更充实了其内涵。
 
 

生活不在别处,也许就在茶杯里,
愿你且品茶去,安放余闲,
在深秋渐凉的日子里,
温暖生活的庸碌与平凡。